被迫害妄想症

-

宋小濘在東城路逛了半天,定了幾箱需要的顏料,讓老闆幫忙送到恒亞集團。

臨近午飯時間,她找了家飲品店買了一杯飲料,順便讓店員幫忙加熱便當,她坐在外麵的椅子上享用她的午餐。

正當她要開吃的時候,聽到後方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。

“雲哲,附近有一傢俬房菜館,味道很好的,我們一起去試試好不好?”這聲音……還真是陰魂不散。

宋小濘眉頭輕蹙,不用回頭去看就知道是誰,還不是宋思琪那個白蓮花,她並不打算理會,打算眼不見為淨。

她夾起一顆菜花塞進嘴裡,宋思琪發現了她,“小濘?你怎麼會在這裡?”宋小濘不得不轉頭,果然是宋思琪和陸雲哲兩人,宋思琪挽著陸雲哲的手,兩人看起來親密無間的樣子。

今天宋思琪穿了一條芽綠色的長裙,烏黑的秀髮披散在肩頭,她收緊了手臂,往陸雲哲身邊靠近了一些,嘴角掛著勝利者的笑容,看起來春風得意。

宋小濘略感無語。

從前她怎麼就冇發現,宋思琪是個這樣兩麵三刀的女人。

她還將宋思琪當成好閨蜜,分享了不少自己和陸雲哲的事情給她聽,或許就是因為這樣才讓她起了勾引之心吧?陸雲哲看到宋小濘之後,麵色瞬間沉下來。

他冇好氣地質問道:“宋小濘,你跟蹤我們?我給你的支票難道不夠你用?還真是不要臉,我警告你,你要是再纏著不放,我讓你吃不完兜著走!”宋小濘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,她忍不住笑了。

陸雲哲是有什麼被迫害妄想症嗎?跟蹤他們?她纔沒有這個閒工夫做這種冇有腦子的事情。

“陸雲哲先生,你是不是太自戀了一點?你這種腳踏幾條船的垃圾我看不上眼,我更不會纏著你。

”“垃圾?”陸雲哲麵色一沉,他怒不可遏道:“你嫌棄我垃圾,從前還不是和我交往?”宋小濘無奈聳肩,歎氣道:“我以前視力不太好,挑到了垃圾,不過幸好……”她看向了宋思琪,意有所指道:“把垃圾送回了垃圾堆。

”宋思琪麵色陰沉,氣得渾身顫抖。

竟然說她是垃圾堆!她在陸雲哲麵前,一向是溫柔賢淑的名門千金形象,就算生氣也不可能和宋小濘吵起來。

轉眼間,宋思琪壓下了怒火,麵色恢複如常。

她對著陸雲哲輕聲道:“雲哲,或許小濘冇有跟蹤我們,隻是真的湊巧罷了。

”“哼!湊巧?北城那麼大,怎麼不見她湊巧出現在其他地方?思琪,你就是心地太善良了,總是替這個女人說話,她該不會是貪心,想要更多的錢吧?”宋小濘冷笑勾唇,“你是說那張五十萬的支票?確實少了點。

”陸雲哲眼底露出厭惡的神情。

果然承認了!宋小濘真的是一個貪得無厭的女人。

他剛想要說什麼,宋小濘又繼續道:“畢竟你們訂婚那日,我要燒給你們的,冥幣都是上億起步,五十萬太少了。

”“你……”陸雲哲氣得臉色發黑,他狠狠地瞪著宋小濘。

從前怎麼冇有發現,宋小濘的嘴那麼毒。

宋小濘歎了一口氣,說道:“北城很大,我明天、後天、大後天也會很湊巧地出現在恒亞,所以陸雲哲先生,你要不要讓湯女士取消我的壁畫訂單?免得小腦萎縮的以為我跟蹤你們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