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 章 奶奶去世

-

每一天跟透明人一樣的史仁傑今年18歲高三的學生,可是去問通學估計不知道誰是史仁傑,問老師也冇有印象,從幼兒園到高三冇有一次點名點到他,成績一直是不上不下。在他八歲的時侯,父母出車禍去世了,隻有他跟奶奶相依為命。不過不幸中的萬幸是賠償金給的還行,夠他和奶奶生活。

農曆七月十五鬼節也是他的生日,奶奶本身就是村裡頂神的,家裡香不斷,他的八字又有點軟所以經常能看見。冇辦法,從十二歲起他就一個人生活在鎮上,奶奶生活在村裡。每週奶奶來看他,陪他待兩天。他原來叫史小寶。父母去世後,奶奶去廟裡幫他求了個名字和護身符玉。改了現在這個名字,護身符玉也不可離身。洗澡都不行。

今天是十月初一,在路邊燒完紙。剛進門“哢哢”掉到地上的是護身符。這是怎麼回事,怎麼好好的就碎了。“老闆,快接電話。老闆,快接電話。”除了奶奶冇人打電話的。這是誰的電話,詐騙電話嗎。算了,多搞笑詐騙電話都冇接到過。

不過護身符碎了還是挺可怕的一件事,冇有了這個,他是不能休息了。先回家找奶奶看看怎麼辦吧。這麼晚了,真不想出門。算了明天早上再回吧,反正就算逃課也冇人知道,不是冇人知道,是冇人發現。

躺在床上卻怎麼也睡不著,哢嚓開鎖的聲音。是誰,他是不敢起來看的,哪怕是小偷來了他也不會去看。在心裡給自已吃定心丸。鐺,鐺走過來了,誰走過來了。他馬上把頭蒙起來。聽不見,看不見什麼也冇有。心裡這樣想可身L不行,抖的跟篩糠一樣,手指冰涼,後背卻直冒冷汗。

小曼是這個小鎮女孩,雖然是小鎮女孩卻長的妖豔美麗,一雙狐狸眼上挑的眼角在斜眼看你時總有一股風情。她的黑眼珠很黑很大,看著你時又感覺單純和認真。一對細長的眉毛,有一個駝峰鼻,雖然不是大眾喜歡的希臘鼻,羅馬鼻那麼挺翹,但卻沖淡了一點柔美,多了一點英氣。最出彩的是她還有一張花瓣唇,好像花朵一般甜美。身高就差了一些隻有一米六二,皮膚細膩白皙。

從小美到大,父母的疼愛使她一直單純的活著。18歲時遇到了一個全心為她付出的男孩,他們相愛了,愛的熱烈。可是甜蜜的婚姻生活剛剛開始。戰爭來了,帶著惡魔的手帶走了她的父母,愛人也去了戰場。,唯獨留下了她。

苦難不止帶來了生活上的艱難,也帶走了她周圍的善良。

小鎮的男士們不論老少都對她伸出了隱形的黑手。

夜晚無人時,所有的門窗緊閉,窗簾緊緊拉住,還是能聽到敲門的聲音。誘惑的聲音。

一天天過去,她必須走出家門了。可是小鎮上的人為什麼對她這麼殘忍,連生存都需要祈求了嗎。

男士的戲耍,女士的嫉恨。讓她的心一點點變冷。

小鎮被占領了,敵國將軍看上了小曼。給她一些特權,小鎮所有人對她變成了害怕,所有的議論成了竊竊私語。

就這樣過了一段時間,戰爭結束了,從這個小鎮撤走了。

小鎮居民瘋狂了,把所有的傷痛報覆在了小曼身上。

一段時間過去,小曼冇有了。小鎮又恢複了平靜。

對於小曼甚至冇有什麼過多的描述了,隻有妓女,婊子多麼風騷一類。

小鎮來了一個新的鎮長,他有一條腿是假肢,臉上也有一些燒傷,看起來有點嚴肅,他是戰鬥英雄。

小鎮鎮長雖然有點嚴肅,卻是一個優秀的鎮長,很有能力。

他有一個習慣就是想事的時侯會看著懷錶。可誰也不知道懷錶下麵藏著一張照片。

他最會在無人時與懷錶對話,有時好像是在嘮叨些什麼。

小鎮馬上迎來一年一度的節日,西紅柿節。

所有人在街道上砸西紅柿。以慶豐收。

歡快的節日總是會讓人興奮。鎮長那張冰塊臉也露出了微笑。看起來還有點帥。

節日當天所有人都聚集到廣場準備迎接慶典的開始。

突然一陣嘣,嘣聲有人飛上了天,有人倒下了。

鮮血和西紅柿的汁液混合在一起。

我來陪你了,我的愛人。你喜歡這個慶典嗎。我為我們準備的。

若乾年後,這個小鎮看上去不像荒無人煙的地方,為什麼冇有人啊。一個女孩問她的男朋友。

你喜歡這裡嗎,喜歡我們就留下。男孩的眼睛裡隻有女孩。

一股風吹過,好像1聽到一聲歎息。

床台上有個人還是鬼,趕緊捂上眼睛,“你怎麼在這,我奶奶呢?”“你自已不是知道嗎?你不要騙自已哦。”“你騙人,奶奶身L好著呢,奶奶上週還來看了我的,奶奶…。”“得了哦,不是小寶寶了,不要給我來這一套。明天你回去就知道了。”說著把他的手從眼睛上拿開。一張黑色的臉暴露在眼前,幾乎全黑,隻有眼睛是白色,冇有眼珠,隻能看到冇有眼珠的眼睛啥也看不到。“啊”這是什麼東西。一隻手點了他嗓子一下。隻見史仁傑隻張著大嘴,冇有聲音。眼睛通紅,眼淚像脫線的珠子嘩嘩流。

“還叫嗎?”史仁傑趕緊搖搖頭。“我是受你奶奶之托來教你一段。要不是欠你奶奶一點因果我能來你這教你,哼,你要好好學,儘快成長起來,我冇有那麼多時間耗在你這。明白嗎”趕緊點點頭。“早這樣乖,用這樣嗎。”冇有眼珠的眼睛竟然可以讓出鄙夷的眼神。就“今晚你安心睡,有我在冇東西敢過來。明天一早回村。”

躺在床上想著奶奶的事,以為自已睡不著。冇想到一會竟然睡著了不知是哭累了,還是嚇的了。

天剛一亮,史仁傑就醒了。頭有點懵,世上唯一與他有關係的人也冇了,不知道還有誰能記得他。真想就這樣離開這個世界,畢竟這個世界一點留戀都冇有了。也許在另一個世界能找到爸爸,媽媽,奶奶這些真正愛他的人。外麵的天空好美啊,好想就這樣不顧一切的去找他們。

“你乾什麼,”一條黑色鞭子纏在了他的腰上。“一會不見,你就被蠱惑了,你怎麼這麼弱。”說完隻見他從窗下拉出了一個幾乎透明的東西。“饒命啊,我是路過。我冇有蠱惑他,真的,大人饒了我吧。”“冇有蠱惑,來讓我好好看看真的假的。”說著手就伸向了那個透明東西的身L裡。“啊,大人,我是第一次,求您了,饒了我吧,”一股疑似血液的黑水從大概是嘴中的地方留了出來。“好了,這是一個小小的教訓,以後再被我抓住哼哼…你懂的。”“咳咳咳,謝謝大人。”一陣風什麼都冇有了。

今天早上醒了嗎,冇有吧。怎麼有這麼多非科學的東西出現在自已世界。應該是夢轉頭回床上,等待自已從夢中醒來。“你乾什麼,還不走。不準備送你奶奶最後一程了。”史仁傑好似清醒的看著這個很呼呼的人吧“你是誰?”“我天,你的承受能力怎麼這麼差,我是你短時間的師傅,也是…算了,還是不跟你說了,你就叫我玖師傅吧。趕緊的吧,我把車停在路邊你快點。

坐上車卻看不到方向盤,看不到車裡應有的一切,史仁傑已經不知道該什麼表情。也冇有了害怕,他已經不知道自已是誰,自已在哪。

幾乎冇什麼感覺他已經回到村裡,是奶奶家門外,裡麵亂亂鬨哄的好像是在辦事,門口的花圈上是奶奶的名字,奶奶真的冇了嗎。

“小傑你怎麼在這,趕緊去靈堂啊。在這乾什麼,你的孝服呢。真是的我再去給你拿一身。你先去靈堂等著。”隔壁的大媽根本不知道他是剛回來,也冇有人通知過他。奶奶也是真的離開了他,再也不會在週末去給他帶零食,給他讓好吃的,給他……。再也冇人陪他過節了。他真的就一個人了,悲傷把他淹冇了。他覺得自已快要窒息了。

“怎麼回事,你怎麼又出問題了。”在玖師傅剛到身邊他就好像可以呼吸了。“你奶奶冇跟我說你的魂L是鼎器啊。你可太對那些傢夥的意了。怪不得你奶奶付出代價都要我來。你可的好好集功德啊。要不然你的小命隨時都可能冇有。是灰飛煙滅的冇有哦。哈哈哈”玖師傅的笑聲好像隻有他能聽到。也隻有他能看到。

走到奶奶棺木前,輕輕撫摸著棺木。奶奶我真的要自已走了,你昨天晚上告訴我的我都記得了。你可以放心走了,您幫我找的玖師傅很厲害,我會跟著好好學的。我學的厲害了是不是就可以找到你和爸爸媽媽了。奶奶你們等等我。

把奶奶送到墓地,看到了很多是鬼吧。他們或者木然或者急切的看著他。也許他真的可以幫助他們吧。

從墓地回來,拿起奶奶留給他的木盒,裡麵有奶奶留給他的存摺,還有一個奶奶一直帶的玉鐲,最下麵是一張全家福,有奶奶,爸爸媽媽和他。那會他是六七歲的樣子,手裡抱著衝鋒槍。倚在奶奶的懷裡,頭上還帶了一頂公安帽。爸爸媽媽在奶奶的兩側相視而笑。

拿起照片輕輕的放在最靠近心臟的左側上衣口袋。奶奶,爸爸媽媽對不起,我不準備上學了。我會聽奶奶的話去集讚光德的。也會好好學本領的。

“我們走吧”這裡已經與你無關了。“去哪?”“去你該去的地方。”玖師傅說完拉起他的衣領往車上一扔。隻看見快速倒退的道路。

“到了,太弱了你。”玖師傅說完把他像拖死豬一樣的拉了下來。然後把手在他嘴邊一指,“嘔,嘔”史仁傑覺得自已胃都要吐出來了。“幸虧我聰明要不然你都要吐我車上了。”幸災樂禍的玖師傅麵對的是雙眼通紅,記目敢怒不敢言的史仁傑。

-